2014.立冬后的一天

天气转冷,早上起床后拉开客厅的门帘,发现外面的地上是湿的。心中哀嚎一番之后,回到房间添加毛衣。吃早餐的时候,意识到两脚发冷,去鞋柜找到棉拖,才稍稍暖了两只大脚丫。等到收拾好准备出门,才发现太阳出来了,心中不禁窃喜。雨天很快结束,最爱的秋天一去不复返,至少还有暖阳让我有动力出门。天寒的日子,出门就是一场小战争,全身心都要投入的战争。

摇摇晃晃的坐个23路车,到了石花西路,才发现这条路已经是大不相同。政府似乎投入了一大笔钱来装饰这条马路。两边的房屋窗户上装上了花篮,还涂抹上地中海的蓝色,建筑的颜色涂成了鲜艳的黄色。看起来,政府很希望把这条马路变成澳门的某一个街道。我只是不明白,珠海就不能找到 自己的风格吗?非要浓妆艳抹变成另外一个城市的复制品之后才能有自信。

步行去度假村,在路上,见到一个熟识的朋友和她的女儿。一转眼,她的女儿已经是那个碰碰跳跳的小姑娘了。上一次见到她的女儿,她还在努力的学习爬走。岁月,果然是一把杀猪刀。

在珠海三年,竟没有走进过度假村。有的时候,无关的风景就是如此的绝决。想着可能会遇到一大波熟人,我实在慵懒不想打招呼,索性溜到旁边的树下看起书来。

最近在看何伟的《江城》,400页的书,非虚构文学,要想把这本书看完,需要的时间还真不少,侥幸的是这个暑假以来我似乎一直在一种度假状态,周末没有我可以持续忙碌的事情。偶尔内心会有小焦虑,但这样的念头很快就闪过,转念一想这也许是时候把家里那些未看的书消灭一番了。

和深圳的朋友们接上头后,我们步行去知味馆,这个顺德的菜馆曾一度让我失望,因为在去年的某一个晚上,我带着北京的朋友过来晚餐,食物实在难以下咽。这一次,完全是赌一把,希望它给力。点了柠檬鱼、菜心、豆腐还有另一个菜,份量是刚刚好。我素来害怕浪费食物,于是常常吃到撑,这让我的身体有些吃不消。吃饭的时候,聊起toastmaster的峰会,忍不住感叹它的高大尚,昂贵的门票使不少人不愿意旅行到另外一个城市参加峰会了,对刚大学毕业的新会员更是有压力。有的时候去做一个事情,会习惯于它的固有的模式,因为标新立异常常会带来异样的目光和压力,所以峰会这三年一直都是高大尚的路线。我跟Chris开玩笑,在物价飞速上涨的深圳,是NETM拉低了深圳的物价,因为NETM今年的年会每人60元,历年新低。我总觉得一个聚会,或大或小,在于友谊、在于分享、在于欢乐。

跟NETM的朋友告别之后,我决定去找一个咖啡馆打磨时间。去了G姑娘推荐的咖啡馆,觉得地方太小还是回到了熟悉的金元朗。金元朗客人不多,适合看书,灯光也刚刚好。
何伟的《江城》,一个外国人写他在长江边上的所见所闻,不仅有自然风光当地民情也有着作者的眼睛,他用他的眼去看着这个小城在当时巨变的长江边上发生的故事。书读来很是有趣,三峡大坝在建设的时候,我还不是一个独立的成年人。假若今天三峡尚未完工,那些长江边上的小城还在,我会很有兴趣走一下作者当时走过的路线。在这片大地生活越久,越来越担心我的苍白、麻木和无知。在时间和空间面前,每一个人都是渺小的个体。我们怎么知道,我们真的在某个空间和时间存在过?所谓的永恒,想来是时间和空间消逝后的一种禅定。

戒掉了最近让我肚子有小小不舒服的咖啡,我又吃起了蓝莓蛋糕和热热的经典红茶。
周末有结束,工作日会在若干小时后重启。

致众女友:上次没写到的泰国清迈游攻略

手机里面装上一些APP会让出行事倍功半。

app部分

旅行箱
这个app有实时汇率、天气、当地时间、记帐本和翻译。当有交流障碍时,可以用这个app把中文翻译成泰语。

携程
携程很好用,它可以根据你的GPS定位提供当地攻略。

lightmail
出门在外的时候,难免需要紧急处理工作邮件或是查阅酒店机票的确认邮件,尤其是有时航班忽然发生变化,可以随时查阅邮件。

路线

寺庙线
清迈的寺庙非常多,来跪拜的人也很多。重点推荐帕辛寺和柴迪龙寺。晚霞的时候拍照都很美。青旅的老板和我说,在清迈的时候不要急着赶一个又一个景点,在寺庙里静坐享受着微风袭来的感觉挺好,任时间慢慢流逝。这也是我喜欢清迈的地方。其它寺庙,大家就边走边发现就好,因为实在太多了。

宁曼路
这条路,我上次没有走到。但就是在这条路上,据说汇集了很多艺术家的工作室,完全值得去走走。

周末夜市
周六和周日都有夜市,除了商品和食物,还有各种表演。就是不买东西,也是开眼界的好机会。

闲逛
其实我觉得在路上到处闲逛认识这个泰国北部小城市,挺好。会有惊喜。
我自己不厌倦反复去同一个地方,因为好的地方值得反复去看看,去感受。

各种课程
泰国有烹饪课程、按摩课、禅修课和芳疗课程,去之前提前预约。之所以提到这个,是因为我的朋友昨天问我说,她想带她的儿子去清迈。我想,带青少年出行,与其走马观花不如获得新的能力,说不定他哪天就凭着一个好厨艺拐到他的媳妇了。

如果想有更具体攻略,可以根据我上面的关键字去度娘那里看看。

那些经常被问到的问题
如何购票?淘宝。

今天在网上看到消息说有中文旅行社是黑店。在清迈的时候决定去骑大象,我们走了差不多两个小时问了好多个旅行社,都觉得价格高的离谱。后来,我去淘宝一搜,发现价格比当地旅行社价格美好多了。大家记得至少提前一天在淘宝落单就好。

讲中文的司机

建议小心为上。有时因为都是中国人,对方会收更多钱。

如何定酒店?
民宿:www. Airbnb.com  上次我预订的民宿:Baan SongJum  https://zh.airbnb.com/rooms/35336

其它:booking. com   Agoda. com

还有一些是华人经营的旅舍,可以在网上联络到。当时我住的青旅是:清迈兰纳青旅 他们有微博,便宜,环境实在一般,很多中国旅客。

网上的中文攻略
我觉得可以参考,因为个人的兴趣不同,如果知道自己的兴趣,就按着自己的兴趣来规划路线吧。网上盛传的千人火锅、丛林飞跃、芒果糯米饭,我都不爱。

手机卡和保险
建议提前在淘宝购买。当地买电话卡有点不方便。

骑大象
清迈有美莎大象营,可以提前淘宝订票。不过,很多人觉得这些大象营对大象并不友好,因为为了训练大象表演,训练营有虐待大象的嫌疑。所以,可以考虑去拜县骑大象啦。

如何兑换当地币
我当时是在下飞机后在机场的紫色柜员机提款的,手续费每次10元,建议每次可以换5000泰铢,大概950人民币。我个人经验是,柜员机比去买要划算。

信用卡
网上一直流传在泰国刷信用卡不安全。到了最后两天,懒得提现,我就用信用卡了。master卡很受欢迎,建议用信用卡时还是小心,我都是在那些我自认是安全的店铺使用。

时间、友人以及无数个“为什么”

(一)

时间忽然失去一部分的意义。

有一日,妈妈在电话里说,“女儿,又是年底了。。。。。。”最近几年,我常常能从年头见年尾,月头见月尾。我还清晰记得几个月之前去看望一个朋友,那时她刚刚辞职,怀孕大概4~5个月,当时她说“如果你有空,可以多来陪我”,却忽然发现下一个星期就是宝宝到来的日子。我总是惊讶,无比的惊讶,我惊讶于每一个生命的到来,其速度之快,让我觉得这个事情只是关乎昨天和今天。

前几天,我去见我的一个朋友。她已经88岁了,即将回到她的国家美国。我和她认识也就两年多,但她却是我最牢靠也是最能给我支持的朋友之一。我们很久才会见面一次。和她约来约去,约了两个月,我们终于有空见面,我去向她告别。我有一种感觉,也许我们的下一次见面就是天堂里的相见了。一座城市,会有多少个门在你低谷时向你敞开,有多少肩膀会让你依靠。我曾经在这个朋友的家里痛哭过,也曾收到她那有力又温暖的拥抱。想到这个在尘世可能不会再遇见的友人,每次潸然泪下。

经典有说,下一个世界是一个没有时间和空间的世界。如果把时间拉得够长,时间也会消失在地平线的吧,不知道下一个世界的拥抱是否会和这个世界一样的有力。

(二)

读书会最近开始讨论《野火集》。昨天去星巴克和朋友喝咖啡,他带着一本《大江大海1949》,我口袋里则是一本《野火集》,没有任何预谋。聊天的话题自然就随着龙女士展开。我们讨论,我们的意识跟我们接触到的资讯到底存在着怎样的依赖关系;我们读到的听到的距离事实又有多远。当时的《野火集》,让很多人相互传阅,也有人受到鼓舞选择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群体。今早在厨房准备早餐的时候,我忽然意识到大陆也曾经有过那些文章相互传阅的日子。只是当时写文章的人已经倦怠,不知读文章的人是否在假睡。

(三)

《非暴力沟通》在读书会上演、落幕。这几天在反思,为什么一定要应用“非暴力沟通”呢?在太多的情形中,我们大可粗鲁的表达自己的感受也可以粗暴的提出自己的需求,甚至我们可以屏蔽掉自己的感受。

直到最近的一天,我忽然意识到“非暴力沟通”这个工具,如果我愿意不断地练习,它会帮到我更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。当我想到这一点,整个人放松了下来。

灵子:沉沦与超越

注:这是一位朋友的文字。我读完之后,深受感动。有段时间,微信上热议“抑郁症”,我和这个朋友也忽然聊到这个话题,很意外知道他以前竟然有过抑郁症。我没有得过抑郁症,但我和这篇文章里面描写的一样,在童年青少年的时候很孤独不快乐,我也能理解文中透露出的自杀的念头。文章的作者灵子能够有勇气一路向前,并能找到他的最终归宿,我深深敬佩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题记:有朋友得知我患过重度抑郁症后,鼓励我把自己的经历写下来。我不是擅长写作这类文章的人。但想想,也许写下来会给看到的朋友一点启发。那么就写吧。

重度抑郁症的痛,可能只有真正得过的人才知道。

其实,我早就知道自己有一天会崩溃。37岁以前,我不是一个快乐的人。小时候我常常一个人傻傻的望着天、盯着石头出神。稍大一点,始终存在一种很大的压力感。我渴望改变自己的命运。却感觉前途那么迷惘。没有人听我说心里话。我只能把它们写在纸上,然后烧掉。学习成绩优异,老实听话,脾气温和,这是许多人对我的印象。然而很多时候我都觉得很孤独,甚至想到自杀。不过我想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,梦想着功成名就。尽管状态不好,还是为考大学而咬牙学习。

跨进大学校门,我很失望。在大学里常常和其他人一起玩。但内心的孤独有增无减。大学毕业后,我在基层税务局工作。深深感受到人性中的美好与丑恶。自己更加迷惘。我不愿醉生梦死的过一生。可是前途在何方?于是读了研究生,学习哲学。本想就此找到人生的智慧。可是很奇怪,师生们讨论的常常是发文章、评职称。至于怎样将哲学与人生结合起来,鲜少讨论。我又一次失望了。

后来在大学教哲学和政治。我觉得自己就是一台宣传机器,必须说和心里想的不一致的话。我觉得特别难受。怎么办?我开始准备换专业,读经济学博士。这期间,孩子还在读幼儿园,妻子工作不如意,父母不理解,各种不顺心使得我患了严重抑郁症。那段时间,我非常脆弱,甚至有些怪异。除了睡觉,呆在屋子里我会感到特别难受。于是我就在学校的花园里看书。那段时间,我感受不到天的蓝,草的绿,花的香,一切都是灰蒙蒙的。我看了一些佛家和道家书籍。还看了不少政治和心理学的书籍。这些书籍对我帮助很大,不过没有彻底解决我的问题。我想寻找一种能指引人类走向光明、个人生活幸福的思想体系。可我看的所有书都没有提供一个理想的答案。我去治病了,但一直没有根本好转。后来读了博士,又遇到一些事情,我终于崩溃了。记得一个上午,我独自到城市的一家旅馆租了一间房子,准备从楼上跳下去。从12楼看下去,下面的人很小。我想自己跳下去,应该会有一些人围观。然后就是自己亲人的悲痛欲绝。除了亲人,很快人们就会淡忘自己。我不想就此结束自己的生命,也不忍心造成亲人的悲伤。于是我放弃了自杀。

那件事情以后,亲人们变得对我体贴很多。在像挤牙膏般痛苦的过程中,我完成了博士学业。我很幸运,遇到一些心地善良对我提供很多帮助的人们。我的抑郁症也慢慢减轻了,后来就停药了。

抑郁症的复发率很高。在基本好转后,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复发。然而幸运的是,我遇到了一些心地美好的师友。他们的爱心滋润着我的灵魂,使我感受到世界的美丽。最幸运的是,我认识了巴哈伊信仰。巴哈伊信仰是我内心一直渴求却没寻觅到的太阳。当我了解到一些基本教义后,我兴奋得夜以继日地阅读与巴哈伊有关的文字作品。我还认识了一些巴哈伊朋友。他们积极入世而又纯洁超脱,为建设一个新文明而努力奋斗。每每想起他们的言行,我就会很感动甚至流泪。他们是纯洁的天使。

我学习了巴哈伊儒禧课程。通过学习这些课程,我明白了自己的生活准则,也越来越清晰地认识到怎样去为建设一个美好新世界而努力。朋友们经常聚会。我们一起讨论怎样关爱他人、摒弃狭隘的自我。

对于抑郁症患者,亲人与朋友的爱很重要。他们真的特别脆弱。记得那时我看见稍微大一点的狗就会站着不动,担心被咬。夏天如果太阳大我会打着伞。亲人一句不那么顺耳的话语会让我心痛如绞。另外,药物医治也很重要。药物也许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但是可以大大减轻症状。

现在,我知道该怎么去生活,对人类的未来充满信心。赞美归于上帝!

安于心境、回归自己的泰国之旅

(图片来自我的朋友)

9月中旬的时候,去了一次泰国,算是度假吧。在今年的夏天,被失眠和过敏所烦恼,后又经历钱包被偷等等事情,让我自己感到有些疲惫。在泰国的时候,我一直想着我可以把这次旅行的故事分享出来。回来后,生活回到原来的轨道,忙忙碌碌,迟迟没有动笔。昨晚在家看书的时候,书中说女性要坚持写作,写作可以释放创造力,这唤醒了我写作的动力。我个人觉得,写作实在是一个和自己相处的过程,不断剖析和觉察自己,把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整理出来,所以它也是谋杀时间的杀手,同时也带来了很多的快乐。
机票是在念头2月份买的。我在去年的时候,就很想去泰国,但总是迟迟不见行动,年头的时候,Grace推我一把,而另一个女友也答应结伴同行,才有了这次的泰国之行。当时订的是HKEXPRESS的机票,香港起飞。未曾想到出发的那一天,是台风天。是福是祸,不知也~如果当时订的是国内起飞的机票,目测因为台风都被起飞了。那天去香港的船都停运。好在我以前住在深圳,前期做了十足的攻略,所以才在台风天的时候有一个妥当的路线出行。去香港机场的路途,可谓费尽周折,要不停的转换各种交通工具但很便宜。早上8点出门,到达登机口的时候是四点半,而我们的飞机是四点五十起飞,有点危险。当时在朋友圈的信息是:
“半年前的机票,没想到遇到一个台风的日子出行。朋友说,在家呆着吧,可我的灵魂却已飞走。每个当下,无数选择,想着坐船去机场却也因为台风改成坐车,没有对错,每个选择都会有它的体验和风景。有的,自己的自由意志可以多些,有些只需静心等待然后那条要走的路自然就浮现了。”
iphone照片 177
到达清迈的时候,我们住在民宿,是在airbnb上面预订的。房东是一个英语口语流利以前在曼谷上班的现代女性。我们住的地方,也是她出生的地方。她的房子是庭院式,有狗有松鼠有鱼儿,还有各种各样的花草。我每天早起,最热爱的两个事情是在她花园祈祷以及和房东聊天。每天早上睡醒的时候,鸟儿已经在她的花园欢唱。所以,尽管会有旅途的疲劳,但我总不想错过她花园的早晨。离别的时候,很是不舍。当时发了一条信息到朋友圈:
“尽管各自生活的国度不同,语言和文化不同,在差异化之上还是开出了很多美丽的花朵。和parichart晨聊的时候,我们见到中泰青少年面临的共同挑战,也分享我们彼此对友谊的看法以及中国的未来。她说,“中国的人口越来越多,但中国也在慢慢的改变”。她不喜欢以色列,因为他们在加沙制造很多伤亡,她说“我的旅馆不接待犹太人”。我们讨论了婚姻,笑道“女性跑得太远,而大多男性还生活在传统中。”” 类似的谈话还有很多。
在我成人之前,我一直是个很孤独的人,独来独往,没有几个朋友,当时的自己觉得自己没有被家庭、朋友和这个世界理解。在成为巴哈伊之后,整个生活轻巧地转了一个弯。我学会认识朋友,自我认知加深,收获很多友谊。我最年长的朋友今年88岁,是一个美国老太太,我们每次在一起言无不尽,我从她身上收获很多爱、理解和友谊。我有一次经历了非常深的伤害,我在她家哭了整整一个晚上。在我经历挑战的时候,我的朋友们变成一个密密实实的网,陪伴我并给我带来快乐。因为经历过漫长的不被理解的过程,所以遇见房东Parichart让我满心喜悦。理解与被理解,需要太多的准备和缘分。
出发之前,我们早早就买了《孤独星球》,事实证明这是一个不错的投资。我们依着上面的推荐找住宿、饭馆、按摩地方和购物等等。书上的推荐有让我们开心的,也有让我们伤心的,但它资讯丰富,优化了整个旅程。其实我觉得每个人各有所爱,有一本资讯丰富的书在手上,而不用太受制于攻略,挺好的。
iphone照片 227_副本
这一次,我们去了2次女子监狱按摩中心。在清迈女子监狱中心,服刑的女子为客人提供按摩服务,所得收入可以在他们出狱后带回家。我觉得这其中的意义不仅是收入,也帮她们获得一技之长在出狱后有能力开始新的生活。让一个人有尊严的生活下去,远远比坐监狱重要很多,也只有这样才可以减少一个社会的犯罪。
iphone照片 183
清迈的城区有很多寺庙,有个朋友说,泰国的寺庙是真正得融入了人们的生活。国内的寺庙,并没有给我带来很好的崇拜体验,泰国的寺庙却给我我这个非佛教徒带来了很多宁静,也让我更爱佛陀。我自己在一个没有信仰的国度长大,在泰国的时候我忽然意识到我自己其实错过了很多,直到自己成人之后才慢慢接触信仰并找到自己的信仰。巴哈伊认为,佛陀是上帝派来的显圣者之一。在国内的时候,不同宗教之间各种竞争各自为自己的信仰说话。一开始的时候,我不知道我是否要在这些寺庙中跪拜,但到了后来,我很喜欢在寺庙里跪拜,感觉这些寺庙蕴含着巨大的能量,而且能培养我的敬畏之心。我去过的清迈寺庙,都是有僧侣在里面生活。他们在那里学习、诵经和举行各种活动。我住的一个旅馆,旁边就是一个寺庙,早上的时候会听到那些僧侣做早课时的诵经声音。在泰国的寺庙上,经常会见到僧侣出没。在寺庙祈祷的时候,或有钟声响起,或有微风袭来,整个人都很舒畅。
iphone照片 331
除了清迈,这一次也去了素可泰。素可泰是两个王朝所在地,泰国的语言就是从素可泰而来。我们一共去了两个公园,西萨查那莱—查令历史公园和老城区历史公园,而西萨查那莱—查令历史公园美得让人窒息。西萨查那莱—查令历史公园,人迹稀少,我们去的时候,那里有成群结队的白鹭在那里生活,那里的寺庙和佛像也未被修复,我们几个人在一个巨大的公园悠悠晃晃,很安静,感受着这些古建筑带来的无声的信息。而老城区的历史公园,因为游人过多,那天天气炎热,我们的热情少了很多。我当时很惊叹于这些古迹现在能够如此完整的得到了保护,据说这些古迹曾一度被埋没于森林里。
iphone照片 857
泰国带来的另一个体验是清洁。有一天早上,我们走在马路上,看到一个中年男子捡起地上的两片落叶扔进下水道,这个细节让我感动。清迈的周日夜市闻名于泰国和世界。我们在夜市逛的时候,会有很多小摊放上一个牌子“我们这里接受垃圾。” 我们在夜市上淘到各种宝,也有很多设计师的东西在夜市出售,当然还有很多街头表演。到了晚上11点夜市结束,我们走在马路上,地面上都是干干净净,这着实让我震撼。要知道,夜市跨越了整个城区以及城区里的寺庙,但他们竟然能够做到在夜市收档的时候保持街道的清洁,太厉害了。回来之后,常常和朋友们聊到泰国的厕所,泰国的厕所打扫得干干净净,而且会有各种植物装扮。
iphone照片 238_副本

不可抗拒的创伤

(好久前的文字,现在才放上来)

我最亲爱的、才18个月大的侄女,最近学会了一门新的方法,她用这个方法来达到她自己的目的。一概一个月以前,她很乐意早上拎着笨笨的鞋子给她的爷爷,她会自己从一楼爬到二楼,二楼爬到三楼。她是如此的享受其中,一家人都认为她是个能干的小孩。但最近她不会了,她会抱着她妈妈的大腿,让她妈妈抱着她从二楼到一楼,二楼到三楼,她也不再帮忙提着鞋子去给爷爷。她自己还会坐到地上满地打滚,直到其他人满足她的愿望为止。当我妈妈在电话上和我说这个事情,我跟妈妈说,把她放到地上,谁也不去搭理她,慢慢地她就知道她的伎俩不起作用,就不会那么无赖了。

当我今天醒来之后,我就想这真是我侄女的问题吗?这个伎俩是她自己发明的吗?我仔细想了一下,那不是我侄女的问题,这是我们大人的问题。所谓的这些伎俩,在我们这一代就早已看到,但我们的父母纵容了我们,他们选择去回应我们的诉求而不是独立意识,然后这个模式透过基因又遗传给下一代。我不是一个妈妈,但从侄女的身上,我忽然发现我身上需要进化的某一部分。

先前在博客提到的恐慌意识,它属于集体意识的一部分,也深植于我们的潜意识。我记得在青少年班一起学习《学习卓越》的时候,我们花了很多的时间讨论竞争意识。在学习中我们谈论到,我们应该努力追求团结和合作与其个人的卓越。然后孩子们会问我,为什么我们在学校里,老师总是告诉我们说,你只有超过其他同学,你才可以去到更好的学校读书。我和孩子们不厌其烦的去讨论竞争,是因为竞争意识已经被这个环境深深植入于我们的潜意识。

无论是家族遗传来的模式还是大环境植入的恐慌意识,伤口的修复和愈合注定是一条漫长的路,惟愿有一天我们都到达终点。